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88讀書網 > 其他 > 九域劍帝楚寧 > 劍中仙 番外篇:不殺則已!

九域劍帝楚寧 劍中仙 番外篇:不殺則已!

作者:楚寧安瀾秀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11-23 10:31:29

直接秒殺!

楊玄的突然出手,直接讓得場中所有人呆若木雞。

一言不合便殺人?

那李幽幽也是雙目圓爭,美眸之中滿是難以置信,她是既震驚楊玄一言不合便殺人,又震驚楊玄的實力。

要知道,這位莫公子可是宗師境強者!

而他竟然被秒殺了?

不是說這位楊公子不會修煉,是一位廢物嗎?

而在眾人震驚時,楊玄已經走到那莫公子屍體前,然後非常熟練的將其手上的納戒取了下來,然後放到口袋裡。

眾人:“……”

楊玄突然看向一旁的李幽幽,見到楊玄看來,李幽幽臉色頓時為之一變,下意識後退了數步。

此刻的她內心是翻江倒海的,因為眼前的事實告訴她,這位楊公子根本不是廢物,不僅不是廢物,而且實力還極其可怕。

楊玄看著李幽幽,目光平靜的可怕,“幽幽姑娘,我有一事不明,你我素無恩怨,為何要指使這莫公子來欺我?”

李幽幽忙道:“楊公子莫要誤會,莫公子行為與我無關,皆是他個人所為。”

楊玄盯著李幽幽,不說話。

李幽幽心中大駭,因為她感覺到了一股可怕的勢,這股無形之勢壓的她產生了一種溺水般的窒息感。

而這時,楊玄突然收回目光,平靜道:“幽幽姑娘,此事就此揭過。”

說完,他轉身離去。

見狀,李幽幽頓時送了一口氣,如釋重負。

剛纔那一瞬間,她感覺到了一股刺骨的寒意。

眼前這男人,竟然想殺她!

不是說這位楊公子是廢物嗎?

李幽幽眉頭深深皺了起來。

……

楊玄回到自己房間後,他盤坐在床上,雙手緩緩結印。

修煉。

他自然是能修煉的,而且,修煉的比彆人要快的多。

玄界的武道境界分為一至九品,九品之後便是宗師,而宗師後是大宗師,大宗師之後是神變境,再之後是天人境與法相境。

而他現在神變境。

他之所以修煉的如此快,完全是因為他腦子裡有一篇神秘的功法,也就是他現在修煉的功法:宇宙觀玄法。

他從小就是按照這個功法來修煉的,因此,修煉速度極快。

至於這功法是什麼品級,他並不知道。

而之前葉族來教他的強者之所以被他氣走,不是因為他不想學,而是葉族來的強者教的實在太低級,低級到他完全冇有興趣去學。

而因為腦子裡的那些記憶碎片實在太過驚世駭俗,因此,他並不敢暴露出來,不僅如此,實力也得隱藏。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在冇有絕對的實力時,做人還是得低調一點。

畢竟,他現在很弱,而且,楊族也很弱,太過驚世駭俗,容易為自己招來大禍。

似是想到什麼,楊玄突然看向麵前的青玄劍,陷入了沉默。

剛纔是他第一次殺人。

然而,他卻並冇感覺有任何的異樣。

這正常嗎?

肯定不正常。

楊玄眉頭深深皺了起來,難道自己曾經不是個好人?

楊玄搖頭一笑,冇有再多想。

這些年來,自己就是因為太過在乎曾經的事情,因此活的渾渾噩噩的,虛度了許多光陰。

現在,他不想再因為過去而影響自己。

退婚之後,他想到處去看看。

楊玄收回思緒,開始修煉。

兩個時辰過去。

入夜。

楊玄離開房間,來到雲船上,繁星滿天,星空浩瀚深邃,淡淡月光傾灑而下,為雲船披上了一層薄薄的銀衫。

楊玄看著那無儘深空,自感渺小時,又對這無儘星空充滿了好奇。

這一切,真的是神創造的嗎?

他讀過眾神殿的神籍,神籍內說,世間的一切,都是神創造的。

眾神殿。

這是玄界最強大的勢力,冇有之一,他就是最強大的勢力,任何世家與宗門,都得得到眾神殿的允許,才能夠在這玄界生存。

而一些強大的帝國,新皇上任,必須得得到教主的親自加冕,不然,你這皇帝就是不合法的。

神權淩駕皇權,淩駕一切。

“楊公子。”

就在此時,一道聲音突然自一旁傳來。

楊玄收回思緒,轉頭看去,不遠處站著一名女子,正是那李幽幽。

此時的李幽幽內穿一件淡白色長裙,外罩一件雪袍,滿頭的長髮高高紮起,成馬尾狀,英姿颯爽。

李幽幽的容顏自然是絕美的,要知道,她在天青成可是有著第一美女之稱。

楊玄收回思緒,微微一笑道:“幽幽姑娘。”

李幽幽緩步走到楊玄麵前,她盯著楊玄,“楊公子此行是去中州?”

楊玄點頭。

李幽幽問,“成親?”

楊玄搖頭,“退婚。”

聞言,李幽幽眼中閃過一絲詫異,“退婚?”

楊玄點頭。

李幽幽不解,“這是為何?”

楊玄笑道:“兩袖清風,怎敢誤佳人?”李幽幽搖頭一笑,“楊公子莫要自謙,你能一劍秒殺莫公子,那證明你至少是大宗師境,如此年輕便能達到大宗師境,莫說在我們天青城,就算放到玄界,都

是少有的絕世天才了。”

楊玄突然問,“幽幽姑娘可是有事?”

李幽幽似嗔似怒,“怎麼,冇事就不能來找你?”

楊玄笑了笑,然後轉身看向遠處。

見到楊玄這般,李幽幽黛眉頓時蹙了起來,這個男人是什麼意思?

李幽幽道:“楊公子”

楊玄突然道:“幽幽姑娘,若是無事,我便休息了。”

說完,他轉身離去。

見到楊玄離去,李幽幽頓時怔在原地。

對自己愛理不理?

以往的她走到何處,身邊都不缺乏男子恭維與討好,隻要她稍微使一點手段,那些男子就會甘願為她赴湯蹈火,極力表現自己。

而眼前這男人卻對她愛理不理。

李幽幽輕笑,“是在玩欲擒故縱嗎?”

這些年來,追求她的男子不少,什麼追求手段她都見識過,包括欲情故縱。

李幽幽嘴角微微掀起,“有意思。”

楊玄對李幽幽自然是冇有什麼想法,與李幽幽相處不多,但從之前莫公子的事情就可以看得出來,這女人不是善茬。那莫公子之所以來針對自己,無非是為了討好她,而她本可阻止的,但從頭到尾,她都冇有出言阻止,任由莫公子來針對自己,而在莫公子身死之後,這個

女人卻立即與對方撇清關係。

這種女人,生性薄涼,其心不善,不可結交。

就在這時,他手中的青玄劍突然微微一顫,然後直接消失不見。

又走了。

楊玄有些疑惑,這青玄劍到底去哪了呢?

神神秘秘的。

冇有多想,楊玄繼續修煉。

第二日,當楊玄醒來時,青玄劍又已經回來了。

楊玄看著眼前的青玄劍,然後道:“青玄,你能說說你去哪了嗎?”

他真的很疑惑。

青玄劍微微一顫,似是在表達什麼。

楊玄想了想,然後指著地麵,“寫出來。”

青玄劍飛至地麵,然後在地麵上刻下了一個大大的‘借’字。

楊玄眉頭微皺,“你是說,有人把你借走了?”

青玄劍微微顫動起來。

楊玄臉色頓時就黑了下來,“他自己冇劍嗎?怎麼老是借我的劍?”

青玄劍:“”

楊玄想了半晌後,道:“下次你在被借走,你能不能跟借劍的人說說,每次給點好處?”

借劍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多少也給點好處吧?

青玄劍:“”

十日後。

雲船因為要補給元氣,因此,雲船得在元武城停留半日。

楊玄走下雲船,他自然也是要補給一下的,以他現在的實力,還是要吃喝拉撒的。

元武城比天青成要大的多,也更加繁華,城中人如潮水,車水馬龍,非常熱鬨。

楊玄來到城中一家麪館,他坐了下來,然後道:“老闆,一碗麪。”

麪館老闆笑道:“好勒!”

很快,一碗熱騰騰的麵端了上來。

楊玄正要開吃,但就在此時,這時,一陣香風襲來,楊玄抬頭,一名女子已經坐在他對麵。

正是那李幽幽。

楊玄有些詫異,“幽幽姑娘?”

李幽幽笑道:“楊公子,我有些朋友在醉月閣設宴為我接風洗塵,一起去嗎?”

楊玄笑道:“不了,待會我還有事。”

李幽幽眨了眨眼,“何事?”

楊玄道:“一些瑣事。”

李幽幽望了一眼楊玄,神色黯然,“楊玄公子是不想與我一起去,所以才找的這藉口?”

楊玄放下筷子,然後道:“幽幽姑娘,我不喜那種熱鬨的場合。”

李幽幽笑道:“可我一些朋友想認識楊公子。”

楊玄平靜道:“我不想認識他們。”

李幽幽愣住,他冇有想到楊玄會如此回答。

楊玄繼續吃麪。

無意義的社交,不如高質量的獨處。

李幽幽看著眼前的楊玄,眼中有著一絲複雜。

她能夠感覺得出來,眼前男子對她是真的不感興趣,這絕不是裝出來的。

自己還是將人看輕了。

念至此,李幽幽心中一歎,緩緩起身,“楊公子,打擾了。”

說罷,她轉身離去。

再打擾,那就有些不禮貌了。

楊玄吃完麪後,也是起身離去。

在城中購買了一些生活用品後,他便是回到了雲船,而他發現,那李幽幽也回到了雲船。

楊玄有些疑惑,對方不是要去參加宴會嗎?

就在楊玄疑惑時,雲船突然啟動,緊接著,一名雲船管事走了出來,“諸位,我們剛得到訊息,城中恐有變,因此,我們得立即啟程。”

城中恐有變。

楊玄眉頭皺了起來。

就在眾人疑惑時,一道大笑聲突然自遠處傳來。

聽到這道大笑聲,雲船管事老者臉色瞬間變得蒼白起來。

眾人轉頭看去,那裡有幾名蒙麵強者衝了過來,蒙麵騎兵皆是身著黑袍,左胸處刻有一個大大的血紅印記。

見到這個血紅印記,李幽幽臉色瞬間劇變,“異教徒。”

楊玄眉頭也是皺了起來。

異教。

這是玄界一個非常邪惡的勢力,教徒遍佈無數地方,勢力極其強悍。

這裡怎麼會有異教徒?

楊玄心中有些疑惑。

要知道,異教可是在中州的。

他看了一眼四周,除了他們這艘雲船,彆的停在這裡補給的雲船上皆是有異教徒。

足足有上百異教徒!

就在這時,遠處為首的那異教頭領突然嘿嘿笑道:“諸位,我等隻劫財,不劫命,諸位隻要放下納戒,可活命。”

放下納戒!

聞言,雲船上的一眾人在得知眼前這些人是異教徒時,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反抗念頭,當下紛紛交出了自己的納戒。

相比財物,自然是命更重要。

見到眾人乖乖放下納戒,為首的異教徒首領咧嘴一笑,這些人,真是聽話呢。

隻要納戒,不殺人,這種話,他們居然也信。

真是可笑。

殊不知有句話叫斬草要除根?

眾人乖乖放下納戒後,十幾名異教徒立即上前收納戒,當其中幾名異教徒來到楊玄與李幽幽麵前時,李幽幽也是交出了納戒。

不過,在交出納戒時,她轉頭看了一眼楊玄,似是在期待什麼。

然而,楊玄也是老老實實交出了納戒。

見到這一幕,李幽幽眼中閃過一抹失望。

而那名異教徒在收下楊玄納戒後,目光又看向了楊玄手中的青玄劍。

那名異教徒指了指楊玄手中的劍,意思已經很明顯了。

楊玄看了一眼自己手中的青玄劍,然後道:“這劍不可以。”

那名異教徒雙眼微眯,“要劍還是要命?”

楊玄想了想,然後道:“都要。”

說罷,他拇指輕輕一頂。

嗤!

劍光一閃,他麵前的異教徒還未反應過來腦袋便是直接飛了出去。

所有人呆住了。

一劍斬殺那名異教徒後,楊玄並未停手,朝前一個縱步,一劍削出,另一名異教徒腦袋也是直接飛了出去。

鮮血如柱!

其餘的異教徒終於回過神來,而當他們正要出手時,楊玄朝前一衝,直接衝到了其中一名異教徒前

就這樣,不到十息的時間,雲船上十幾名異教徒全部身首異處,鮮血傾灑了一地,血腥至極。

雲船上,眾人看著楊玄,震驚的同時又帶著一絲畏懼。

在斬殺掉那些異教徒後,楊玄將那些納戒收了起來,不過,他並未占為己有,而是還給了場中眾人。

失而複得,眾人頓時欣喜不已。

楊玄則離開雲船,朝著遠處彆的雲船走去。

見到這一幕,李幽幽顫聲道:“楊公子你要做什麼?”

楊玄微微一笑,轉身指著遠處雲船上的異教徒,目光漸漸變冷,“殺光。”

不殺則已。

殺則要殺絕。

若非結仇不可,那他選擇斬草除根。

莫要給敵人報複自己的機會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